这部电影以一起跨国新闻案件的简要叙述引出了一段震惊社会的“跨国儿童绑架案”,以一位12年前被绑架的小女孩被成功解救作为引人注目的剧情为由头,本以为这个故事会聚焦于这起绑架案本身的来龙去脉,可出乎意料的是,导演周隼反其道而行之,并未在这起耸人听闻的恶性绑架案件本身作过多的叙述,而是将故事的立足点放置在被绑少女阿樱重归家庭后所作出的种种行为上,当这些行为不断被悬疑和惊悚的叙事形式呈现而出,竟然牵连出一段段更多更让人意想不到的真相,当所有真相统统大白于天下之后,留下的却是让所有人都百感交集、扼腕叹息的人性悲歌。

影片以悬疑开头,以悲剧收场。悬疑气氛浓烈而铺张,尾随、跟踪、潜伏、黑屋等悬疑要素运用娴熟,血腥、暴力、死亡、注射器、板斧等人性之恶的表达直接而干脆,很有一股港片中惯用的“暴力美学”的味道。与《捉迷藏》的悬疑暴力桥段相比不相上下、异曲同工,但影片更为人称道的是其本质并非是一部简单粗暴无内在的悬疑暴力恐怖复仇电影,而是一场披着暗黑外衣实则触动人心的家庭情感剧。人物之间的对话大都洋溢着浓浓的“温情港剧味”,对情感细致入微的刻画是这部电影尤为出色的艺术纵深。

相比较吸引人眼球的悬疑惊悚,我个人倒更喜欢其中所酝酿的亲情羁绊。正是基于导演对此匠心独运的拿捏,才使得大众在观看完这部电影之后留在心间的是那挥之不去的美好祈盼而非占据大部分篇幅的暴力、血腥和死亡,还有无穷无尽的阴谋和算计,以及家庭名存实亡的悲剧。

阿樱一家虽然表面上很风光,看似和睦中却隐藏着着很多问题,父亲霸道独裁,在外还有小三;母亲对大女儿十分苛刻,对小女儿却又很溺爱,使得姐姐宁静,从小对妹妹排斥和嫉妒,妹妹失踪又产生愧疚心里,当妹妹回来后面对家里接二连三的发生命案,让她渐渐产生了怀疑的同时心里又矛盾、自责种种情感纠结,善于演绎悲剧性主角的宋佳,用细腻的表演将这样一个充满了矛盾复杂心理的人物演绎得淋漓尽致。

阿樱虽然回归了家庭,但十二年的分离所产生的怨恨及复仇心理,表面上看似云淡风清实则始终笼罩着一层阴冷之气,颜卓灵的表演很到位,她将这种深藏的心机,通过面部表情以及眼神来表现,尽管没有刻意张扬,但却显得真实自然。

剧中还有一个出彩的角色,那就是胡歌饰演的绑匪,此时的他,不再是《琅琊榜》里的那个儒雅俊朗的恺悌君子,而是一个凶残、阴险,心中充满愤恨、嫉妒和不平衡的人,影帝胡歌,用他精湛的演技,将人物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再一次证明了他的实力,让人不禁拍手叫好。

佛说:世间万物皆有因果,一切诸报,皆从业起。其实,所有的悲剧在12年前就已注定,不过是缓冲了12年,冤有头,债有主,如是因,如是果,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已到,一切必报。

阿樱的归来,不是幸福的家庭团聚,而是悲剧炸弹的按钮,虽然,在最后关头,潜藏在阿樱内心深处还未陨灭的最后的良知迸射而出,因而救了姐姐一命,也救了这个家庭最后的希望。只是这一切,离我们最初的心愿,早已经相去甚远,失去的,再也追不回,这部电影,带给我们很多启示,关于家庭、情亲、爱情以及人性等等......

假如命运是一盘拼图,当不经意间拼错了位置,那么,还可以重来吗?

罗毅祥,1991年出生,现居四川省成都市。从小酷爱文学,一朝沉浸其中,便如痴如醉,不能自拔,为追寻文学梦想矢志不渝。踏上了孤独的文学之旅。于是,废寝忘食地阅读,日日不间断地勤奋写作成为生活的主旋律。短短两年时间已完成《流火》、《有女如荼》、《酷似江湖》、《朝歌》、《众神笑》等五部小说,已上市。

另外:经典童话《狐狸的故事》、朝歌的兄弟篇《朝暾》以及悬疑剑侠小说《晴天望月传》也已创作完毕。

更多精彩内容或交流敬请关注

微信公众号: lyx-1991112

新浪微博地址:http://weibo.com/2975636134/profile?is_all=1


——雪狐影视大全《那年夏天你去了哪里

影视资讯

有用(0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