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尔冬升执导,徐克监制,改编自古龙经典武侠长篇小说的《三少爷的剑》终于以大银幕的形式呈现在广大观众的面前,对于中国特有的武侠类型影视剧,大多数导演都能做到对其独出机杼的影像化诠释,这种类型的影视剧是中国的特色,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其他任何国家想要模仿,无一例外都是东施效颦、不伦不类。即使是以动作戏称霸全球影业的好莱坞也难以将中国的武侠神韵得以身临其境的还原。这无疑是令我们自豪的资本,但这么多年来,全球的观众都喜爱中国的武侠,可为什么中国的武侠电影始终难以走出国门,非但如此,近两年在国内也日渐没落,电影市场渐渐被外国大片和国产低俗青春、都市、喜剧、奇幻等肥皂电影所瓜分,自从当年李安的《卧虎藏龙》技惊四座之后,再难有导演敢擎着“振兴中国武侠电影”的旗帜喊话电影市场了,香港曾创造过武侠电影的辉煌,代表人物就是徐克,后来武侠电影没落,徐克也转了型,玩起了特效和匪夷所思的烧脑剧情,把武侠当做了点缀电影情节的附庸,武侠电影虽然低迷,但是武侠元素却依然存活在各种类型的电影中时而乍现。

张艺谋当年的《英雄》为什么会风靡全球?因为英雄带着浓浓的武侠元素,虽然《英雄》在类型上并不属于武侠电影。现在擅长武侠的电影导演仍有很多,但都难以再把武侠做到一个高度,浓汤其主要原因我想大概是因为没能找到一个可以契合当今年轻人思想的武侠精神,总是把武侠当做一种“个人英雄主义”“丧失了法制和社会规范的大拼斗”,让武侠囿制于一种狭隘的境地,使武侠精神丧失了可以提升的境界和弘扬的内涵,所以武侠的没落便势不可挡,这实在是令人扼腕叹息的事,因为武侠电影是中国电影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武侠电影就这么没落了,那中国电影想要崛起,想要走出国门,想要屹立于世界电影民族之林,无异于是十分困难的了。放眼全球,当今美国电影有动作片,日本电影有动漫,韩国电影有言情,印度电影有历史,泰国电影有恐怖,法国电影有浪漫,英国电影有魔幻,而中国电影呢?把自己如金子般的优秀文化内核丢弃了,去拾人牙慧别国的铜板,得到的只能是不伦不类的异物。

言归正传,说一说这部电影。《三少爷的剑》最大的成功之处在于将中国特色的武侠风韵得以用精致的影像化做到了淋漓尽致的还原,每一帧镜头都空灵唯美如诗如画精致典雅,令人赏心悦目,恰如其分从始至终渲染着整个影片画风,花的姹紫嫣红、建筑的鳞次栉比、天空的郁闷深沉、服画道具的精心布置、夜的深沉厚重、雪花的纷纷扬扬、加之武戏的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乃至小到一只蜘蛛在剑下的恐慌,再加上背景音乐的苍凉悠扬,都不约而同提高了这部武侠电影的品位,尤其是对武侠风格水墨画般写意的融入,不仅是一种进步,更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创新。因为它完全改变了我们观看武侠电影的惯常意识,它注解了一种“什么才是真正的中国武侠”的电影呈现形式。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应该感谢尔冬升和徐克,即使这部电影在内容上仍然差强人意、令人惋惜。

林更新诠释的三少爷说句实话只徒具其形而无其实,远远赶不上2000年版何中华所饰演的三少爷,三少爷让人刻骨铭心的地方并非在于其武功的天下无双,而是对于命运无可挣脱的逃避堕落到直面惨淡人性的心理转折,古龙的武侠小说大多描写个体命运的悲情,以探讨对生命和人性的思考。而这些心理变化和情感堆砌在影片中几乎无从体现,以至于这样塑造出的人物形象就如纸片般单薄,根本不立体,也就难以打动观众了。不过这还不是影片最大的硬伤,影片最难以让人接受的其实是对台词的打磨和设定,影片中一干人物的对话要么直接套搬古龙的金句高深得让人顶礼膜拜,要么粗制滥造如下里巴人般随口道来敷衍塞责令人目瞪口呆,就比如影片中那个妓女时而俗不可耐浅薄无知嗜财如命时而又高雅青春教养有礼出口就来一句“你身为上流的人却说出下流的话”这样如此富有哲理的金句,不仅使塑造的人物形象时时分裂难以流畅,也使在座的观众有一种时时出戏的尴尬和无所适从。不过总的来说,《三少爷的剑》给今后的国产武侠电影提供了一种崛起和振兴的可能。让我们拭目以待。

罗毅祥,1991年出生,现居四川省成都市。从小酷爱文学,一朝沉浸其中,便如痴如醉,不能自拔,为追寻文学梦想矢志不渝。踏上了孤独的文学之旅。于是,废寝忘食地阅读,日日不间断地勤奋写作成为生活的主旋律。短短两年时间已完成《流火》、《有女如荼》、《酷似江湖》、《朝歌》、《众神笑》等五部小说,已上市。

另外:经典童话《狐狸的故事》、朝歌的兄弟篇《朝暾》以及悬疑剑侠小说《晴天望月传》也已创作完毕。

更多精彩内容或交流敬请关注

微信公众号: lyx-1991112

新浪微博地址:http://weibo.com/2975636134/profile?is_all=1

QQ在线阅读: http://book.qq.com/search/index/type/all/wd/罗毅祥.html


——雪狐影视大全《三少爷的剑》

影视资讯

有用(0

评论加载中...